αβγ

太可爱了

捻墨扫眉:

MHA官方四格smash!!个人汉化,第86回
剧情是士杰高校来雄英参观,主要是夜岚在A班犯傻的剧情XD
翻译:@よる@ユーリ·プリセツキー 和 我
修嵌:我

【上耳】【论坛体】昨天晚上到底是哪个傻逼在楼下拼了一个皮卡丘表白

甜死了!

饼干会喵喵:



雄英大学背景,无个性
他俩有辣——————么可爱
不是很懂大学和论坛,瞎鸡脖编的
随便看看不要认真
⚠️超级无敌ooc属于我
⚠️微量轰出

辣鸡小学生文笔,以上OK的话再往下🌝




昨天晚上到底是哪个傻逼在楼下拼了一个皮卡丘表白


Rt,楼主昨晚上睡得算早了,所以只是隐隐约约被楼下起哄声吵醒一次,半梦半醒又继续睡死过去,
话说回来我们艺术学院这边晚上表白的人不要太多,真的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今天早上刷牙的时候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了一眼,虽然说蜡烛之类的都被很有公德心的清理掉了,但是还是能隐约看到痕迹——————这特么拼了一个皮卡丘表白是怎么回事😳😳😳



1楼
沙发,等一个知情人士。



2楼
不明觉厉,隔壁体育的,前排围观,



3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点蜡(烛)表白,工科院那边的直男都不会这么干了吧



4楼
然而工科院又做错了什么。。



5楼
回复3楼:歧视直男,举报了hhhh
顺便说一句这都能表白成功我直播日电风扇👌🏻



6楼
接楼上,表白成功那我直播吃手机,



7楼
楼上好像有点歪楼了吧,所以说楼主是想吐槽表白方式太老土还是想知道过程啊0 0



8楼 楼主
啊哈哈哈可能是被皮卡丘图案勾起了兴趣,想知道过程还有男女主什么的顺便水一波经验,话说大家一起讨论才好玩啊🤗



9楼
钢针,表白什么的摆点儿蜡烛也还能接受,摆个皮卡丘别是什么行为艺术吧,你们艺术学院的人有谁名字叫皮卡丘吗,或者有谁外号叫皮卡丘吗(没有看不起皮卡丘的意思



10楼
说起外号叫皮卡丘的。。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人,姐妹们校足球队了解一下?7号上鸣电气外号就是皮卡丘啊!



11楼
惊现我系系草被提名!



12楼
我觉得...好像...就是电电昨晚在表白吧...
这里磕校足球队的,今天群里好多姐妹在嚎什么失恋了,时间也很吻合诶,



13楼
综合一下10楼和12楼我觉得破案了。



14楼 楼主
从室友那里吃到了一点瓜,昨天被表白的是流音的一个超酷的小姐姐!很优秀的小姐姐,会玩超多乐器唱歌也超好听,人小小的一只,这里我就不直说名字了,但是肯定很多同学都能猜到的!真的是又酷又可爱!



15楼
是那个小姐姐吗,我貌似知道了!公认的又酷又可爱!



16楼
想把楼主和楼上绑起来严刑拷打逼供是怎么肥四🙃



17楼
这里电气工程的,昨天听室友说系里有师兄要去艺术院那边干大事,跟着过去围观了,lz说的用皮卡丘表白的大概就是他了
[现场照片.jpg]
[电电逆光背影.jpg]



18楼
就是电电!这个背影化成灰我都认得!



19楼 楼主
筒子们我搞到真的了!这个是同学发我的昨天晚上表白的一部分!因为开头太傻逼了本来没打算录的所以只有一部分,不多说了你们自己看吧,楼主先去接杯水喝,有点噎🌚

🔗视频.avi
————————
流行音乐系的耳郎响香小姐姐!
请你现在立刻马上站在寝室的阳台上听我说!
我真的不想以后再陪你去买那些新专辑啦,我想和你约会顺便买专辑,
你每次排练很晚从练习室出来我都假装训练很晚刚解散偶遇送你回来,我想正大光明的在练习室里坐着等你排练然后带你去吃宵夜,
别人说我们球队里都是光棍,我想当队里第一个脱单的人,
我想你做我女朋友啊,
希望小姐姐满足我这三个愿望!

看到这个发光的皮卡丘了吗,作为小姐姐满足我愿望的回报,
你不是说你最喜欢皮卡丘了吗,以后我这个超可爱帅气的7号皮卡丘也归你好不好啦!



上鸣电气你是白痴吗!!!!!!!
————————



20楼
我就知道肯定有人说这个事哈哈哈,本人昨天在现场,超嗨的(•̀ω•́)✧



21楼
话说你们看了视频没发现那个皮卡丘不是用蜡烛摆的么...



22楼
楼上显微镜本镜了,听说是上鸣学长自己改的电路做的简易电火花装置。。。



23楼
握草自己做的吗。。以后谁特么说工科男不浪漫我上去就是一巴掌🙃



24楼
神仙表白_ノ乙(、ン、)_自己做电火花皮卡丘。。。



25楼
神仙表白,🐂🍺


…………………………


46楼
神仙表白qwq,不过我觉得还是看脸,没有电电的脸一般的工科男还是不要尝试了叭,你就算造个无人机升天送锦旗也是没用的



47楼
楼上升天送锦旗是什么骚操作哈哈哈哈哈哈
[妙手神医救我单身狗命]吗
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头秃



48楼
Ls怕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皮卡丘毛绒玩具,



49楼
所以说到底表白成功了没啊,视频只听到小姐姐回一句话就中断了啊喂_(:з)∠)_



50楼
咳,这里上鸣室友,没想到逛八卦板块能看到八卦室友的贴...凑凑热闹给你们看个票圈截图吧
[上鸣:从明天起大家还是不要叫我皮卡丘了,以后只有我家小姐姐才能叫我皮卡丘mua! (*╯3╰)]
[配图:十指相扣.jpg]



51楼
(꒪⌓꒪)我记得前排有人说告白成功直播日电风扇



52楼
回复5楼:兄弟你还好吗

回复6楼:兄弟手机味道怎么样



53楼
五楼的兄弟去医院了,是真的,我就是那辆救护车🙈



54楼
六楼的兄弟一直不出现可能是真的吃了手机所以没设备回复我们了



55楼
xswl,前排flag真的是立得飞起😂


…………………………


86楼
我的天好甜啊这对我也磕爆!
(gay里gay气的男模队队员上鸣电气用生命证明自己是个直男~



87楼
隔壁轰出过来的!恭喜电电喜提女朋友!



88楼
抱紧楼上轰出女孩!我也是隔壁过来的!
那边已经很甜了妹想到这边直接甜齁QAQ


…………………………


109楼 楼主
今天去练习室碰到了又酷又可爱的小姐姐和男模队小哥哥_(:з)∠)_不知道咋说,真的配一脸,羡慕到哭泣
另外他们俩也知道这个帖子的存在,帖子的标题当时真的随手起的没想到这么多人参与,对此事我还去道歉了,上鸣同学超通情达理的说不介意(。ŏ_ŏ)
出于尊重这个贴就当坟了吧,最近从隔壁过来好多粉男模队的小可爱又把帖子顶上来了,
看到这里请楼下不要再回复了,
最后再祝福一次我的上耳🙊🙊🙊

[此贴已坟,请勿回复]

【上耳】上鸣电气,你这个叛徒!

一瓶矿泉水想要嫁给黑羽快斗:

-原设。校园恋爱ooc有。忘了是谁什么时候点的文。


 


 


 


-七夕贺文第二发。我也知道七夕不是情人节,就是想给自己找个发文的借口。


 


 


 


-


 


 


 


“你们都知道吧!最近网上好火的那个!”芦户一下课就跑到八百万的座位旁边,随之去的还有几个女生。而她本来就粉红的脸蛋涨的更红了,好像特别激动,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眼睛还止不住的到处乱飘。


 


 


 


耳郎响香本来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听音乐,但是左后方的声响有些太大了,她悄悄调低了音量,天生的高超听觉让她清楚地听到后面的谈话。


 


 


 


“说起来这样真的是很不错!”丽日本来就是少女心满满的类型,不由自主就被芦户带着跑了,也跟着四处乱看。女生们聚集在一起,目光扫到哪里,哪里就一片寂静。教室里人不多,竟也有些紧张兮兮的感觉。


 


 


 


“她们在说什么啊……”后排的濑吕觉得后颈发毛,悄悄转头问旁边的切岛。切岛同样是不明所以,只能集中精神继续听。


 


 


 


“其实我觉得,轰同学很适合这个动作呢。”说话的正是挑起话题的芦户,“他本来就是那种……类型!”


 


 


 


离得最近的轰焦冻自然是一字不落地听见了她们谈话的全过程,然后惊恐地转头看了左边一眼。那群女生同样转过头来盯着他。


 


 


 


然后,身为全班目光焦点的轰焦冻就默默走了出去。


 


 


 


“所以她们究竟在聊什么啊……”濑吕实在是听不清楚,不过他看峰田的脸都激动的发红了,就知道又是一些女生们的私房话。但是他实在是好奇,就戳戳前面的耳郎,问:“你就不好奇吗?”


 


 


 


耳郎响香立马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故作被打扰的样子转头看向自己的后桌。濑吕立马怂了,摆摆手说没有事没有事。


 


 


 


可这时候,她却听见蛙吹叫她了。她早就好奇了,求之不得,立马站了起来,但还是尽量放慢脚步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走过去。结果到那儿说了不到几句话,耳郎也跟着四处看了。


 


 


 


那群女生又磨了三四分钟,绿谷出久才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哦,原来是最近网上很火的那个托下巴的动作!”


 


 


 


他的嗓门有些过于大了。全班沉默了一会儿,八百万才说:“绿谷同学,我一直以为你在认真的整理笔记。”


 


 


 


绿谷出久不说话了,放下一直装蒜的笔在女生们炙热的视线里走出门去。


 


 


 


“……所以说,托下巴的动作是哪个?”这回轮到切岛找濑吕搭话了。


 


 


 


“哎呀,就是女生对着你伸出手,你要把下巴放上——像这样。”濑吕自己摆出了手,把脖子伸长,下巴搁在了手上。


 


 


 


“……”切岛锐儿郎沉默良久,道,“我觉得就凭你现在这长颈鹿似的样子,是不会让女生觉得‘好苏好乖好可爱’的。”


 


 


 


“哦。”


 


 


 


-


 


 


 


不妙,真的不妙。


 


 


 


经过女生们一个课间的讨论,得出了几个结论。一,可以实施这个动作的男生一定要脾气好,所以首先排除了爆豪胜己。二,一定要开得起玩笑,所以排除了班长。三,无理由排除峰田君…此外经过了九九八十一层筛选,得出了结论,最适合的男生只有绿谷出久一个人。


 


 


 


“可是绿谷同学好像对这种游戏不是很在意呢,他是不会拒绝,但是强人所难也不好吧。”八百万百有些担忧,还是最后把“绿谷出久”的名字从本子上划去了。


 


 


 


所以,结果就是,一年级A班的男生零人合格?芦户三奈气呼呼地说:“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好歹也是英雄科,那自然是人才辈出,各种类型的男生也应有尽有的!”


 


 


 


“所以呢?”耳郎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把耳机取下来,看向芦户。


 


 


 


“来比赛吧!看看谁能最先俘获A班的男生!当然,强迫不算哦。”


 


 


 


“诶——?!”然而,女孩子还没来得及回一句话,全班的男生就发出了冗长的哀嚎声。


 


 


 


-


 


 


 


回教室的路上,男生们自动和女生隔了一条宽宽的空道。“这是什么奇怪的比赛啊……很不靠谱也有些失礼吧?”耳郎插着口袋,一脸不自然。


 


 


 


“但是八百百也没有提出异议,证明也不是那么失礼吧,只是同学间的友好交流!”叶隐从后方扑上了耳郎,吓了她一跳。被点到名的八百万百笑笑,回道:“嗯。”


 


 


 


……看她的表情根本没想参加这个比赛啊喂!芦户也真厉害,班上的男生她都快看了个遍了,这次奇怪的比赛肯定是她赢吧。


 


 


 


耳郎顺着芦户的视线往男生那边看去,一边看一边想着如果自己要试试的话找谁比较好。视线兜来转去落在了一个金发的人身上,耳郎倒吸一口凉气,立马别过了脸。


 


 


 


上鸣电气?但是除了他,自己真没什么比较熟悉的、开的起来玩笑的男同学了。她又忍不住瞄了一眼,却发现上鸣也在往这边看,立马侧过身,走到蛙吹身后,挡住了投过来的视线。


 


 


 


“小响香?怎么啦?”蛙吹梅雨睁着大眼睛,看着极力想要躲到自己身后的人。


 


 


 


“没什么。……小梅雨你的话想参加这个比赛吗?”


 


 


 


蛙吹抬起手靠在嘴边,说:“男生们都知道这个比赛了,估计不会有一个人成功的吧,玩玩看好了。”


 


 


 


耳郎响香应了一声,在感觉着那道目光移开后,才从梅雨身侧走上前来。


 


 


 


-


 


 


 


新的一天,耳郎大清早来到教室门口,呼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然后面带微笑拉开教室门——


 


 


 


——然后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关上教室门。门被突然合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耳郎下意识这么做了之后才发现这样未免有些太过刻意。话说回来,看到上鸣一个人在里面为什么自己反应要如此激烈。她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打开了门。


 


 


 


“班长不在吗,一般都是他最早来的啊。”耳郎一边说话一边在自己位置上坐下,一切都显得非常自然,很好。


 


 


 


上鸣正在奋笔疾书补作业,忙里偷闲回话道:“他被老师叫去了,好像是搬教具。话说你刚才……怎么了?”


 


 


 


“……写你的作业!”耳郎半句话没说完就觉得半张脸都在发烫,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上鸣电气这个……这个怂样就不自在。都是因为那个奇怪的游戏,导致她现在一看见上鸣就老想着那个动作。


 


 


 


“你别盯我,我还是有点害怕的。”上鸣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考,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盯了对方好久都不自知。耳郎被自己刺激的打了个寒战,却不巧碰倒了桌子上的杯子,发出砰的响声。


 


 


 


“你怎么了?”上鸣终于停笔转过头来,看见耳郎红着脸急匆匆的擦着桌子上的水。他看了一会儿,开口就想问【你发烧了?】,但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音,就被对方吼住了:“你别看我!”


 


 


 


上鸣被吼得一愣,立马别过头说:“好好好我不看!”他把作业收起来,为了表示自己不看的决心还用手挡在自己的左边,“你发烧了?”


 


 


 


“什么?”


 


 


 


“脸很红。”


 


 


 


“没有!!”耳郎又是一抖,刚刚扶正的杯子再次岌岌可危,眼看就要掉下桌子。上鸣一伸手扶了回去,说:“你今天不正常。”


 


 


 


距离猛然缩短,耳郎的心跳越来越明显。天啊,不会吧,这个兆头真的是大凶,太不祥了!她一拍桌子,喊:“离我远点!”


 


 


 


上鸣立刻坐好,举起双手说:“对不起!你今天生理期吗?对不起对不起,冒犯了。”


 


 


 


“才不是!”耳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激动,她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教室那么大,可她就是觉得坐立难安,在这里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了。她将刚找出来的书摔回桌子上,冲出了教室。


 


 


 


上鸣电气看着耳郎响香跑开,愣了几秒,又回想了一下刚才她的反应……


 


 


 


糟了。上鸣电气恨铁不成钢地锤着自己的心脏。跳跳跳,你就知道跳,跳这么快干什么?


 


 


 


-


 


 


 


中午。


 


 


 


“比赛开始后已经一天过去了啊朋友们!但是仍然无人胜出,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们男生看不起我们!”芦户三奈在八百万百的桌子旁再一次慷慨陈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八百万随声附和,前面的峰田也说:“就是啊,为什么没人来找我,我绝对干!”


 


 


 


然后他就被六道视线瞪得不敢说话了。


 


 


 


“总之,这是A班女生的大失败啊大失败!我们应该反省自己,是否在最该恋爱的年纪放弃了这个机会!”


 


 


 


“谁说高中是最该恋爱的年纪的。”耳郎超小声的反驳。从早上起她的脑子里就一直是那个神烦的人,萦绕脑海挥之不去,让她烦得要死。


 


 


 


“小响香的表情不对哦。”蛙吹一脸无辜地点破了耳郎的小心思,大家立刻看向耳郎。芦户凑近瞧瞧,说:“嗯,恋爱了。”


 


 


 


“为什么你说的这么笃定啊喂?!”耳郎响香匆忙反驳。


 


 


 


“让我猜猜……应该就是A班的男生吧!”芦户三奈仿佛天生就有恋爱雷达,一猜一个准。


 


 


 


“没有!”耳郎一本正经义正言辞的坚决回答,但脑子里又浮现出了那个混账的样子,脸又不知不觉地发烫了。


 


 


 


“小响香你脸红了哎!”丽日惊讶地戳了戳耳郎的左脸,“而且很烫。”


 


 


 


耳郎响香立马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觉得自己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那就一定是在场的男生之一咯……让我猜猜……”芦户为了不让耳郎难堪,特意压低了声音继续说下去,“上……”


 


 


 


“不是的!!不可能的!!”才刚刚说了一个字,耳郎就猛地直起身子,“别乱说,我……不是!”


 


 


 


“我才只说了一个字。”芦户三奈一副了然的表情。丽日御茶子拍了拍耳郎响香的肩,说:“恭喜你啊。”


 


 


 


“喂我说,可以插句嘴吗?”熟悉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耳郎立刻绷直了背,一动都不敢动。上鸣电气顶着全班男生惊讶的注视站起身来走过去,问:“怎么判定一个女孩子喜不喜欢我?”


 


 


 


全班立刻沸腾了。切岛锐儿郎大喊:“得了吧上鸣电气,就你这样谁喜欢上你谁倒霉!”立刻引起一阵哄笑声。耳郎响香却什么都听不见,她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还是做贼心虚,背着上鸣电气,低头看着桌子上的纹路。


 


 


 


“上鸣同学为什么想要问这个问题呢?”八百万百笑着问了回去。


 


 


 


“就,好奇嘛。你们女孩子肯定都很了解,我觉得大家应该都还挺好奇的。”说着还回头看了一圈。


 


 


 


一阵小沉默。男生们立刻心虚地各干各的,耳朵却竖的直直的。


 


 


 


“障子,复制腕全复制成耳朵也太明显了吧。”芦户调侃道。


 


 


 


“……不好意思。”


 


 


 


“没问题!”叶隐透绕到上鸣旁边,说,“让我们帮你当然好嘛,但是你要完成……那个动作!懂吗?”


 


 


 


“什么?这不太好吧……”上鸣挠了挠头,有些窘迫地后退了一步。


 


 


 


叶隐透又把他推回去,一边推还一边说:“我们没说你不太好就差不多了,你还说不太好。”


 


 


 


上鸣电气看看几个女生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又看了看一直背身一言不发的耳郎响香,转头说:“兄弟们,我为你们付出的这些都要记住啊!”


 


 


 


峰田回道:“去你的吧。”


 


 


 


“那好,你选谁?”芦户三奈问道。


 


 


 


“我选?!”上鸣电气叫了出来,“不应该是你们内部决定吗?”


 


 


 


“我们本来就是要比赛的,正好你选谁,就代表谁赢了呗。”芦户向耳郎使了个小眼色,后者握紧了拳头,仿佛下一秒就要逃走,但怎奈整个右臂都被蛙吹拽的死死的。


 


 


 


“好家伙,这是福利啊福利!”濑吕调侃一句。峰田也咬紧了牙死死盯着上鸣电气,说:“好你个上鸣……!你竟然背叛我!”


 


 


 


“咳……真的可以选?”上鸣电气有些不知所措,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最后只好插在了口袋里。


 


 


 


“别磨磨唧唧的,快点。”丽日御茶子在心里替耳郎默默祈祷着。


 


 


 


“……”上鸣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小心地拍了拍耳郎的肩,问,“你方便吗?”


 


 


 


其余的五个女生全都深吸了一口气。


 


 


 


耳郎猛的转过身想逃,但蛙吹依旧拽着她的衣服。她强行让自己的呼吸稳定下来,说:“不方便,非常不方便!”


 


 


 


“真的不可以吗?”


 


 


 


“不可以!!”耳郎大声的坚定地回绝了这个要求。后方的五位女孩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尤其是芦户,都快要替耳郎急死了。


 


 


 


“那好,我来。”上鸣电气不知道哪来的底气,他拉起耳郎的一只手,靠在自己脸上,“是这样吗?”


 


 


 


耳郎响香已经完全懵了。女生们也完全懵了。全班人都懵了。


 


 


 


上鸣电气,他是哪里来的勇气和男友力啊?!


 


 


 


“不,不是,你,你放开我,我……”耳郎响香话都不会说了,她想要挣脱,却被上鸣电气把手握得更死了。上鸣向芦户说了一句:“谢了,我不用问了。”,接着便拉着耳郎出了教室。


 


 


 


教室内的空气沉寂了。随之而来的是男生的嚎叫声:“上鸣电气,你个叛徒!!”


 


 


 


——END——


 


 


我tm爆肝了。自从当了文手头一次双更,虽然不是在同一天,但是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写的。


这篇上耳我写的很开心www

塑料戒指

漫地皓白雪不消:

*上耳/耳郎生贺,憋不住了今天发算啦。


他的女朋友肯定超惨。耳郎响香第一次见着上鸣,脑中便隐隐想到:虽然,他能否找到女朋友也算个问题。她没有窥探别人私事的兴趣,倒不如说,除开音乐,耳郎似乎缺乏一切兴趣,所以放弃当场表达——但相互熟悉之后,仍然坦率通达,把原话告诉对方。上鸣委屈得无以复加,说:我究竟哪里像这样?


耳郎说:你本来就是这样。


上鸣于是笑,也很坦率通达:那你该早点说,好给我改正的余地。


她挑挑眉,看着他,少年没有回避,稍微低下头,眼神明亮。


那天暴雨,班主任迟到,大家逐渐放肆,在教室里敞开了聊天。上鸣转过来大半个身子,外套给雨水淋得半湿,于是干脆只穿衬衫,几乎有些单薄。他和其他男性不同,对体能锻炼较为疏忽,像个毛茸茸的动物,水一浇,乱毛底下剩几层皮肉与骨头,看着大,实则轻飘飘。


不修边幅,又轻浮,还傻。耳郎眯起眼睛:领带系得乱七八糟,头发没有哪天是整齐的,上课总咋咋呼呼,对待女孩子更不够稳重,个性嘛也就普通,过度使用会变傻,缺点繁多呢。


说得太过分了吧。上鸣更委屈:没想到耳郎眼里,我这么糟糕啊。


其实好点的地方不是没有。她考虑好一会,才说:不过我暂时想不出来。


对方正要反驳,相泽老师推门而入,千言万语也得塞回肚里,只能很恼火地瞪她。耳郎响香懒得管,平心静气看书,看着看着浑身不对劲儿,转头一瞥果然撞上邻桌的视线。讲台边老师还在讲课,肯定没法明目张胆说话,他给她做口型,可惜她始终搞不明白,上鸣急火,拿笔唰唰写字:我会尝试改的!


……好是好,但跟我有什么关系嘛。耳郎莫名其妙。


如此评价上鸣哪怕有所偏颇,可大半是没错的。开学以来她在对方打瞌睡时帮忙放哨,好声好气劝对方不要招惹爆豪,雨天借伞雪天借围巾,饿了给零食,觉得自己仿佛对方请的保姆,甚至没工资。后来她领悟了,气鼓鼓地向朋友们抱怨: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个傻子。


御茶子温温和和:是你太对他放不下心吧。


耳郎同学别太过分,上鸣同学至少挺好相处呢。八百万说。


因为你们没见过他真正傻的样子。耳郎生生把后几句话憋回去,不是想维护上鸣电气,而是想到那张脸就头疼。要说为何忍受他的傻,大概是对方偶尔算温柔吧——那天她来学校早,教室里空空荡荡,上鸣缩在座位中听歌,看见耳郎,特别不见外地说:你快过来,帮我听听有没有跑调。


她靠过去,仰着脸,他则稍微弯下腰,与她隔得极尽,肩骨硌人。室内光线不好,映来外界一半雪色。少年唱得很放松,眉眼舒展,颇带了几分神采,她却慌得不知道该看哪里。耳郎响香对声音敏感,她觉得上鸣的声音估计是暖的,黏黏糊糊蹭来蹭去,又痒又热。


如何?


按你的水平而言,凑合。她并未发现自己说话时,语调蹦得像只兔子。


嗯,那应该也够了。他伸手来揉揉她的头发:以前没有发现,耳郎原来这么矮啊,当然,女孩子娇小一点也很可爱喔。


她想着我的心跳会不会声音太大,连反驳都忘记了。


 


体育祭打得轰轰烈烈,估计全程就她一个人担心上鸣,煎熬中挨了好几场战斗,才趁大家没注意溜进医务室,站在床边,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上鸣还晕乎乎地躺着,两眼放空,骨骼都要变形了,头发乱蓬蓬。她拿手指戳戳,一点反应没有。


护士讲:见过许多个性使用过度的,这样的真是第一次。


大脑短路罢了,无大碍。她耸耸肩,想:完全不考虑后果,这种家伙也能当英雄啊?傻子傻子傻子。我之前还以为他好歹能保持清醒呢。


喂,上鸣。


……


上鸣。上鸣电气。


……


连语言功能都失去了吗?


……


好吧看来是的。她放弃了交流的企图,坐在床边,听到外边吵吵嚷嚷,解说与欢呼此起彼伏。唉你怎么不长点心,对手又不是什么杂鱼,能有多弱呢。我光旁观都嫌弃你。她伸手去碰他,没料到这会儿上鸣清醒了一点,居然手忙脚乱推开耳郎,在被子里挣扎半天,死死捂住脸。


耳郎不要看我我超丢脸——


现在才想起捂脸已经迟啦,早就全国转播了。耳郎很替他惆怅:不看也没用,你有多傻我倒是心知肚明。


即使这样也不行。


她叹了口气。说你傻你还承认,傻子傻子傻子。


好的好的。上鸣也惆怅起来。好在他们达成共识,没有再吵架——耳郎给他讲体育祭,注视对方身上的擦伤,万分恨铁不成钢:我觉得你不弱,就是太笨了。


这么说耳郎对我有信心啊。很期待吗?他情绪转变太快,笑得很高兴。


可能吧,但要在很多假设之下——比如你不傻。


为什么?他突然较真起来:如果我暂且承认自己傻,那么,傻也是我的一部分,你这么讨厌我傻,应该理解成,你不接受我吧。这样看的话,我还需要变强。


随便你怎么理解啦。她觉得头疼,却被对方的眼神捕获,才继续敷衍地说:那你加油。


嗯。上鸣意外地顺从。


其实这家伙的逻辑压根不通,结论自然也不对,因为前提就错了——耳郎并不讨厌他傻,但她不愿意说出来。她想她和上鸣到底是普普通通,和绿谷、爆豪或者轰去比,有很大的差距。耳郎响香早就怀疑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她要成为英雄,英雄这种东西是路人甲路人乙不行吗?这想法过于消极,以至于她仅仅告诉了上鸣电气。


当时上鸣没有笑也没有随便回答,更没有露出震惊的表情责备她,而很严肃地思考片刻,说:或许有人需要耳郎来救吧。


她不明白。


上鸣又说:嗯,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她更不明白了。


等到那天就好啦。


啊,好。她答。


……这样吧,明天我来告诉你,稍微等我一下!因为要思考!


好的。


她未曾料到上鸣向来不缺乏闹事的勇气,敢于劝导爆豪别欺负绿谷,敢于踩中尾白的尾巴尖儿,敢于特意碰碰切岛硬化的手臂,居然只因为好奇是否真有那么硬,再比如说,敢于大半夜跑来耳郎家楼边,在路灯底下大喊耳郎响香快出来啊耳郎耳郎耳郎——


他神经病吧!耳郎吓得睡衣都来不及换,只想快点堵住对方的嘴:该不会是放电放太多终于彻底短路了?


深夜十一二点,外面俱是黑的,连蝉也不再叫。上鸣满脸通红,头发乱乱地翘着,站得很直,脊背尽是汗水,像刚从水里捞出来。她突然没那么生气了。


耳郎,打扰了喔。他说,眼神飘忽不定。


她想自己终归是拿对方毫无办法,跟遇到天敌一样,鹰捕捉刺猬,兔子遇见狐狸,用尽浑身解数都毫无办法。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热得浑身滚烫,只能攥紧睡裙。


啊,关于昨天的事情,我有好好考虑。他说:可能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多坚定的信念,不过是抱持着模糊的“想要成为英雄”的愿望而已,甚至有些好笑。耳郎那么理性,应该不太能接受……但是我觉得,人都是要做一些不太聪明的事情,免得委屈自己。所以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她或许一瞬间想到很多东西又像是满脑空白。


耳郎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上鸣说。


……你滚!耳郎气得咬牙切齿。


不不不别害羞嘛,我也喜欢耳郎。他说,径直凑过脸来企图亲她,被少女用力打了一下额角。


我暂时不想见你!


上鸣可怜兮兮:响香。


我要回去睡觉了,不然我爸要冲下来打死你。耳郎想做出凶的样子,可惜仍然忍不住笑:好啦,再见。


诶耳郎——上鸣准备讲话,却被对方扯着领子,吻了吻侧脸,霎时间脑袋正空要冒出蒸汽来。耳郎小步小步往家跑,回头一看对方还蹲在原地,呆呆傻傻。唉,除了自己心软,谁会接受这种告白?她刚进门,果然被家长问话:是谁找你?


嗯,男朋友。她说。



妈呀嘤嘤嘤嘤,甜!

抽筋的胃:

 授权转载。

授权见评,禁止二次上传及商用。

Twitter:@tryon245

Twitter地址:http://t.cn/Ev1aNR6

上耳版本的!耳郎太撩了吧!!! ​​​